前主理主教占歷傑病逝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前主理主教占歷傑主教於本週四(2018年2月8日)病逝,享年78歲。現任主理主教德亞瑟博士深表懷念:「占歷傑主教以超卓的洞見及智慧,帶領國際五旬節聖潔會邁進廿一世紀,並懷著遠象接觸世界。他不但是我們宗派的領袖,更致力推動五旬宗至普世,透過在不同國際會議的場合,占歷傑主教向跨宗派的各基督教領袖、信徒,清晰地宣講五旬宗的要旨。我和太太都非常感激占歷傑主教一家對我們以及整個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大家庭的愛與情誼。」

占歷傑主教生於1939年10月,於賀姆斯聖經學院畢業,曾連續三屆擔任國際五旬節聖潔會主理主教,2009年退任後回賀姆斯神學院出任院長一職,至2017年8月退休。

詳細資料請參閱原文。
http://iphc.org/gso/2018/02/08/iphc-remembers-bishop-james-d-leggett/

為占歷傑主教禱告 Pray for Bishop James Leggett

敬啟者

主內平安

本會前主理主教占歷傑主教(Bishop James Leggett)患上皮膚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s,簡稱SCC),需在前額進行手術及放射治療,治療過程至今已癒一年;按占歷傑主教描述,接受治療以來,幾乎沒有一刻不感受到痛楚(“I have had almost continuous pain since the surgery”)。

占歷傑主教是國際五旬節聖潔會(International Pentecostal Holiness Church (IPHC))的重要領袖,他於2009年退任主理主教後,隨即擔任賀姆斯聖經學院(Holmes Bible College)的院長,短短幾年間便完成了學院的幾項重要建設(新學生宿舍及學生中心);他又抱恙出席剛過去於美國奧蘭多(Orlando)舉行的大會(General Conference),為的是繼續發揮影響力,激勵IPHC這大家庭的眾位成員,其所展示的遠象、魄力,皆屬不可多得。
請眾傳道同工、堂會值理、弟兄姊妹努力為占歷傑主教代禱,求上主施恩看顧,紓緩占歷傑主教身體上的痛楚,並讓他於接受治療期間懷著盼望,心靈因主耶穌基督的同在而歡欣喜樂!

順祝 主恩滿溢

此致
五旬節聖潔會各堂會

堂主任、值理會暨眾肢體

五旬節聖潔會香港總監督

伍山河牧師

印度之旅(四)

2016年1月20日至22日

引言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IPHC)差傳部邀請香港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參與印度的堂會探訪旅程,總監督差派了香港區副總監督潘耀倫牧師參與,加入由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Bishop Talmadge Gardner)率領的探訪團,於2016年1月訪印三週,遍踏IPHC遍佈印度南北的教會,並為最近於印度北部瓦拉納西(Varanasi)新落成的教會舉行獻堂禮。以下是潘耀倫牧師印度之旅的第四份、也是最後一份報告。

Varanasi的教堂。

Varanasi的教堂。

行程

2016年1月20日(三)

2016_india4_2今天早上10時,IPHC北印度總監督Michael John已在酒店大堂等候我們,但Robert Daniel和他太太Elen則姍姍來遲,結果我們幾乎在早上11時才出發。這延誤唯一的好處就是讓我能與在New Delhi機場因濃霧而滯留了的郭志榮宣教師聯絡上,因而能傳遞信息給Michael John太太Rosaline,以通知早上10時已開始在Varanasi機場等候的同工。

從Giridih到Varanasi,全程410多公里,我們足足坐了九小時車。途經農田、市集,在路邊見得最多的幾樣東西是牛、羊、被輾斃的狗,和大貨車。那些大貨車上的多數是農產品,間中也有運送煤炭的,送到印度本土各地售賣,因為走公路比用火車運送方便和便宜。

這一程,我跟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以下簡稱Tal)和Michael John同車,司機則是把我們從Ranchi機場送往Giridih的同一位。他繼續風馳電掣,不斷超車,不斷響銨。Michael John和我們分享他成長的故事。原來他也在Giridih長大,他的父親更是五旬節聖潔會的牧師,而他的兒時好友Robert Daniel正是他父親所牧養的其中一名孤兒,是人助人計劃受惠的兒童之一,他的資助人就是柯愛民牧師的女兒Vicky。他們在去年五月全球大會期間,也刻意相約在香港會面。相信Vicky一定很驚訝和很感恩,她竟然因為參與在她父親所發動的人助人計劃,而協助栽培出一位傑出的領袖。

約1時30分,我們在某處停車,讓司機們吃午飯,我們也紛紛上洗手間去。我們當然不敢貿然在街頭進食,只好閒談打發時間。

中途停車讓司機們吃飯,我與Robert Daniel自拍。

中途停車讓司機們吃飯,我與Robert Daniel自拍。

Robert Daniel基本上是個寡言的人,但他亦很幽默,我問他為何連坐長途車都“dressed like a bishop”,他笑了一會,告訴我們他的會友也曾這樣問他說:「主教,其實你有沒有 換過衫,點解日日見你都係呢個樣?」Tal認為Robert Daniel在這十年來為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帶來很大成長,但人緣不及Michael John。

我向Tal詢問烏克蘭基督徒盼望教會的近況,Tal說去年WMM穿針引線,安排美國隨軍牧師到烏克蘭,培訓當地的牧者往前線充當隨軍牧師,為軍人提供靈性的牧養和輔導,這訓練對烏克蘭的牧者大有幫助,對美國的隨軍牧師們也是想像不到的體驗。

此外,Tal還分享了一個震動我心靈的見證。有一位清貧的牧者前往戰區傳福音時不幸辭世,遺下傷心且徬徨無計的太太和兒女,烏克蘭希望教會的主教Reshetinsky對那寡婦說:「我們絕對不會讓你們孤苦無依。」於是著手為他們籌款,也求助於WMM。Tal返回美國後,剛接獲一位年長姊妹的死訊,而她的遺願就是把僅有金錢奉獻給WMM,用在普世宣教事工之上。Tal立刻與Reshetinsky主教聯絡,告訴他神已聽了他們的禱告,於是烏克蘭教會便為他們找到房子;五旬節聖潔會是貨真價實的「盼望之地,應許之民」。

抵達Ramada酒店後,我們相約8時15分在酒店餐廳吃晚餐,Eddy也正式加入我們的行列。


2016年1月21日(四)

導遊(前)領我們走進窄巷,他說要讓我們見識真印度。

導遊(前)領我們走進窄巷,他說要讓我們見識真印度。

今天Tal託Michael John安排了導遊和車,帶Eddy和我在Varanasi市內觀光。那導遊是個虔誠的印度教徒,一開車便不斷向我們講解Varanasi怎樣成為印度教的聖地,印度教的神祇如何獨特地保護這城,我們只是一笑置之。然後他帶我們參與印度人、中國人和日本人的佛寺,我們當然無甚興趣,但這些的確就是這地方最特別的東西,也便不妨一看。接著他帶我們去了一間賣絲綢製品的店子,這個我們倒無所謂,因為Tal一早說了要買一些絲巾。但在離開該店時Tal摔了一交,傷了左肩,他的身體實在太重,左手著地時肩膊承受了龐大的衝擊,但無論我們怎樣說取消下午的行程或找醫生,Tal都推卻,只一味說自己沒事,堅持要讓我們見識Varanasi。我觀察他手指、手腕、手㬹等一切活動自如,但就是不能把手抬起來,漸漸相信他是傷了肩膊,但真不知道他傷得有多嚴重。但見他的臉色無異樣,能照樣談天說地,我們也唯有找地方午膳。

下午的行程由「塞車」開始,讓我們能從導遊口中了解更多Varanasi的民生。人口不斷膨脹使這城市的居住環境很不理想,不斷加建住宅令路變得愈來愈窄。再加上印度整體貪污嚴重,民生問題多得很。

一行三人在恆河岸上留影。

一行三人在恆河岸上留影。

我們就在鬧市內下車,那導遊帶我們走了一條窄巷,真是相當嚇人。人和牛零距離地同行,一會兒又有人騎單車走過,繼而又有人推著幾乎與窄巷的闊度相同的木頭車經過。窄路兩旁的建築物十分古舊,衞生環境很差,滿地都是牛糞、羊糞、狗糞,路面更是凹凸不平,除了步步為營,我們更打醒精神看Tal的情況。好不容易才走出那窄巷,想不到恆河就在目前。

眼前一段恆河的水並不如想像中可怕,最少它還是呈現河水應有的顏色,還有不少水牛前來河邊喝水。不過我們沿著岸邊的階梯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後所見的景象,則是觸目驚心。原來印度人把逝世的家人裹好後,會送到這裏在恆河邊火化,因為他們相信那掌管生命輪迴的神明會保祐他們的家人,給他們更好的來生,赦免他們的「業」,使他們不致淪為動物。火化期間,家人全程待在河邊,直到死者化為灰燼為止,大概要五、六個小時。

我們坐上小船(其實也不算太小),導遊吩咐船家撐近火化的現象,一切看得更加清楚,很多個火堆中都可以清楚看見死者的頭和腳。照我們觀察所見,幾乎只有男人會在場,亦不見家屬神情哀傷,更不見他們為死者哭泣,相信這些表象的背後,就是主導他們行為的信仰。那兒的空氣質素更差,我們待了一會,我已感到喉嚨不適。

印度人會把堆起的灰燼拿去篩選,因為其中必有金器銀器,可以圖利。

印度人會把堆起的灰燼拿去篩選,因為其中必有金器銀器,可以圖利。

河邊的建築物頗具特色,部分為印度教僧侶的住處,他們倚靠善信的奉獻維生及保育那些已陳舊的建築物,相信所得的奉獻金額不會小。部分建築物則已改建為酒店,能盡覽恆河的景色,也極之接近印度教的僧侶每日舉行大型祈禱活動的地點。那些祈禱活動吸引大量本地人和遊客在船上或岸上觀看,Tal說他上次遊河時在黃昏觀看他們的祈禱活動,而河上的船多得可以彼此相接,佈滿了整段河道,場面的確極為壯觀。

返回酒店已5時多,在7時再出發,往附近另一間酒店的餐廳晚飯,那是WMM刻意安排的,為的是肯定印度的同工們忠誠的事奉。7時左右,Michael John親自駕車前來酒店接我們,出席者除了Eddy、五位美國朋友和我,還有Robert Daniel夫婦,以及Michael John一家四口(太太Rosaline、女兒和母親),共13人。Tal在吃飯前先說了一些感謝的話,表明這晚是由WMM宴請大家。那是自助餐,但其實Eddy和我下午已計議,晚上必定要成功結帳,結果我們當然是成功了。席間Michael John分享到,這建堂的工程能在一年多裏完成,在印度絕對是第一次,絕對是一個神蹟,更感激WMM全力的支持和永光堂的奉獻。他甚至認為,那不是他和Rosaline的異象,而是Tal的異象和穿針引線下為神做成的。

飯後,Tal要求Michael John安排了一部auto richshaw,載我們三人返回酒店,其他人則仍由Michael John接載。我們三人一起迫在其上,坐了約兩分鐘便返回到Ramada酒店,總算完成了他的全盤計劃,讓我們經驗所有在印度必須經驗的東西。我們晚上收拾行藏,預備明早8時30分出發出席獻堂典禮。


2016年1月22日(五)

早上8時30分眾人都準時齊集,check-out後坐上小巴離開酒店,我們所有行李都被縛在車頂的行李架上,車程約為40分鐘,Divya Aashray教堂就在農村內。經過小路,再沒有磚牆阻擋視線後,眾人都為眼前那宏偉的教堂所震撼,心中感動。

“Divya Aashray”是“Divine Shelter”的意思,教堂正面那白色的外牆上的最高處是教堂的徽號,Michael John的解說如下:

Varanasi的教堂。

Varanasi的教堂。

  1. 2016_india4_8三團火象徵三位一體的神,荊棘冠冕內有一雙手勢不同的手掌,左邊那一隻有釘痕,那手勢代表接納,右邊那一隻表示邀請;連那冠冕一起,向人傳遞福音的信息(回港後在Kumar在全球大會期間送贈的書上找到這徽號,解說有所不同:聖父創造的手、聖子救贖的荊棘冠冕、聖靈使人成聖的火);
  2. 徽號下是印度語寫的“Divine Shelter”以及總會的口號「盼望之地,應許之民」;騎樓的外牆則再以英文拼音寫上“Divya Aashray”,以英文寫上“Place of Hope, People of Promise”,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對總會的歸屬感可見一斑;
  3. 兩旁共四幅大型福音畫,分別表示:「主耶穌保護世人」(右下)、「主耶穌藉十字架成就救贖」(左下)、「主耶穌復活」(左上),以及「主耶穌再來」(右上)。Michael John解釋說,農村的人很多不識字,這些畫像可以幫助他們認識福音的核心內容。走近看,部分位置手工有些粗糙,但構圖足以讓人明白和細想福音的故事;
  4. 正門兩旁各有一塊落地彩繪玻璃(由徽號及圖畫組成),右邊上方為永光堂的徽號,左邊上方為南加州Golden Western Conference的徽號,因為我們是兩個最大的捐獻者。2016_india4_9

這坐落在農村裏觸目的教堂使人震撼,崇拜還未開始,我們已在教堂外周圍拍照了。早上天氣頗為「涼快」,我們都期望太陽漸升後會幫得上忙。崇拜在10時30分左右開始,教堂內已坐滿了人,我們眾嘉賓則在門外先進行揭幕及剪綵,然後進入禮堂,眼前那幅紅色的世界地圖上寫滿了不同文字的「耶穌」,設計不算美觀,但意念卻很好。我們的座位對面向著台,脫下鞋子後,只感寒氣透體,一會兒已覺得極為寒冷,但崇拜卻長達兩個多小時,愈坐愈冷。

Michael John太太Rosaline也是傳會的牧者,北印度人助人計劃的負責人。

Michael John太太Rosaline也是傳會的牧者,北印度人助人計劃的負責人。

整個崇拜有很多不同環節,單是舞蹈已有三隻,Michael John女兒Shaanvi更是其中主要成員。除此之外,又有不少致送紀念品的環節。Tal講道的信息是賽五十四2~3,他指出保羅由個人的宣教旅程發展出宣教的運動,而神國的運作方式與世界不同,在施予時有所獲得、在捨命時才得生命、在服從時才得自由等。神國度的運動從領袖開始,而領袖又以神為大。他以羅馬帝國的軍隊以長盾陣贏得天下來引申,神國的子民最重要的是站穩,每次推進一小步,逐漸深入敵人的陣地,鼓勵Varanasi教堂的肢體在神的恩典中前進。雖然Tal當日身體有點不適,但這信息是個有力的信息。獻堂的環節中,Tal要求Eddy和我分別以廣東話讀新舊約的經文,體現國際五旬節聖潔會的合一,我們欣然照辦。

2016_india4_11崇拜後Michael John帶我們參觀,看了加建的禮堂高層,以及未完成的訓練中心,便前往午膳的地點,即新教堂未落成之前崇拜的場地,約可容納300人。飯後我們與印度的肢體們道別,Tal笑說“I know how it feels”,指Michael John夫婦在我們離開後終於可以歡樂。在小巴上,Tal還伸出手來與我握手:“It’s all done, my friend”。

到達New Delhi,Eddy和我趕及往新加坡的航班,再昏昏欲睡地在新加坡等候個多小時,便上了最後一程飛機返家了。在香港著陸的一刻,雖然知道天氣異常寒冷,但感覺卻非常良好。

隨想

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事工

在Giridih酒店門外等候之時,和Tal談到過去兩天在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三個區會及Society的選舉。我問Tal對選舉結果有何意見, Tal認為沒有人比Robert Daniel更適合出任Society的司庫,因為他熟悉總會捐往印度的款項素來如何分配;而且Robert Daniel和Michael John是從兒時便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他們應該可以在區會和Society的層面上均合作無間。至於Central India Conference,Tal認為他們既然要求直屬於Society,那麼由Society的董事會介入,協助他們解決問題是最恰當的做法,總會既要扶持印度本土的同工自立,在此事上正好由他們自己處理,也相信他們可以處理。

Tal及Russell Board均肯定,Robert Daniel在這十年來為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帶來很大成長。此外,Michael John亦想促成南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交流和合作, Tal看來也期望Michael John可在這事上用些功夫。

在信徒的培育方面,Robert Daniel也很嚴謹。在他們的處境,很多信徒都是從印度教信仰或別的偶像崇拜轉投神的懷抱的,他們也經歷很多神蹟奇事。Robert Daniel表示,他的會友要加入教會也要經過面談,確保當事人信仰真誠,決心不會再轉回偶像崇拜,也會給他們施洗。而其實北印度基督教所面臨的壓力也在漸漸增加,因此他們已不再在戶外施洗,改為在教堂內以水池施洗(像我們在Ranni的經驗那樣)。

Michael John則表示,他們目前最缺少的是工人,Varanasi的人口增長很快,而且人對福音的回應很積極,他說只要有人傳,便會有人信。所以他們要盡快落成那正在擴建的部分,用作訓練中心,好能差出更多工人。

無論在哪一間教堂,都可以看見很多孩子隨著父母出席聚會。另一令人鼓舞的現象是,教會為小孩子提供很多參與的機會,如舞蹈、服侍、司樂等,在Bethelgram,孩子已開始按零用錢納十一奉獻。Robert Daniel一家更是每天都有家庭靈修的時間,他的兒子從小便在家中領禱。民風純樸、牧者有好見證,這些都是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目前的優勢。北印度的人亦很明白,要脫貧便要為兒女提供好教育,這是以往宣教士的優勢,因為他們可以教英文,Robert Daniel及Michael John等能說流利的英語,與此有莫大關係。但這優勢今天已不復再,因為政府也辦英文學校,而傳統的印度人普遍認為,基督教學校會影響他們的子女的信仰,不願把子女送進基督教學校。

世界差傳部的工作

從Giridih走到Varanasi的旅途上,Tal忽然有感而發,說人們容易看見他的工作最快樂的5%,就是經常「遊埠」,卻不知道旅途的艱苦。我比他年輕十二歲,行動較自如,尚且覺得那九個小時好不容易度過,何況他呢?他以龐大的身軀坐飛機,也絕對不是什麼樂事。但身為差傳部長,他的出現對世界各地的宣教工場和其中的同工而言,卻是意義重大。途上我也自問:一定要山長水遠地前往那些教堂嗎?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為了人與人之間真實的接觸;無論資訊科技怎樣發達,就算彼此問安和會議可以透過視像進行,但肢體間的握手和擁抱卻無法以科技取替。

再者,Tal對於教會走向全球化的決心,在這旅途上更是表露無遺(相信其他幾位五旬節聖潔會最高領導人也懷著相同的心志)。Tal把握每一個機會向南北印度本土的同工表明,這是印度本土的同工起來帶領教會、為教會做重要決定的時候,差傳部扮演的是伙伴的角色。例如,Michael John當選為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總監督後,其中一件當前要務就是處理中印度區會的問題。Tal向Michael John表示,可以把總會那份很詳盡的區會監督手冊的電子版交給Michael John,相信其中有他用得著的指引,而Tal重覆了兩次的重點是:「用你認為合用的,不是要你照著做,但這樣最少不用從頭做起。」以上種種讓我看見總會的領袖們的胸襟,也自然地想起聽牧長說從前如何使香港五旬節聖潔會一會三制的故事,感受到其中所涉及的胸襟和智慧。

個人的感想

與Kumar一同用右手食飯。

與Kumar一同用右手食飯。

感謝牧長的委任,讓我能代表牧長及香港五旬節聖潔會出席這次印度之旅,並與Eddy一同以「最大的捐獻者的代表」的身分出席Varanasi教堂的獻堂禮。我選擇盡量記下途中所見所聞,盡快把報告傳回香港,正是這「代表」的身分意識所驅使。身在一個較香港貧窮、落後、骯髒、經常停水停電的地方,我相信自己在行程上已相當「自愛」,在努力表現得入鄉隨俗的前提下,在飲食上沒有冒過分的險,因為萬一病倒了我便會失職。

在永光堂同工之中,堂主任、李淑儀牧師及張勁牧師曾在不同時代踏足印度,我也曾聽過幾位同工分享過他們在印度的經驗和對印度的印象。感謝神!我所參與的印度五旬節聖潔會正在繼續成長;我有幸在印度替肢體施浸、向肢體講道、與肢體相交、為肢體祈禱,都是極大的福氣!

永光堂與他們的伙伴關係其實也是從牧長與Dr Moses Kumar的同學關係開始的,所以在Varanasi聽Tal講道,當他說到「神國度的運動從領袖開始,而領袖又以神為大」時,這話在我心中大為震撼。在永光,我們都受惠於牧長以及牧長帶出的幾代肢體的委身而得以成長;我人生第一次上少年團契的主日學,講師就是當年的「月英姐」。但身在印度,從另一個場景看見牧長以及牧長帶出的幾代肢體的委身成為遠方肢體的祝福是另一回事,給我極大的震撼,心靈裏充滿感謝!我們能一代又一代地前往參與、見證,也是神給我們在天國裏的福分。幾天的相處裏,Kumar無論遇到什麼有趣的事物,最常有的反應就是對我說:“ask Donavan to come”或“Donavan will not come”,我從這些反應中看見一份深厚的屬靈情誼;Kumar又曾自豪地說,叫Pastor Joanne再來,因為她會看見一個很不同的印度五旬節聖潔會!

結語

這長達17天的旅程帶給我很多經歷和學習的素材,相信在未來的日子會繼續開花結果。來年我再看那張「五餅二魚運動支持項目」的清單時,一定能更立體地理解那片言隻字所描述的事工項目到底是什麼回事。願神賜福給這些報告的讀者,願聖靈引領他們,從這些文字裏看見天國!阿們。

印度之旅(三)

2016年1月16日至19日
印度東北Giridil的街頭。

印度東北Giridih的街頭。

引言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IPHC)差傳部邀請香港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參與印度的堂會探訪旅程,總監督差派了香港區副總監督潘耀倫牧師參與,加入由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Bishop Talmadge Gardner)率領的探訪團,於2016年1月訪印三週,遍踏IPHC遍佈印度南北的教會,並為最近於印度北部瓦拉納西(Varanasi)新落成的教會舉行獻堂禮。以下是潘耀倫牧師印度之旅的第三份報告。

行程

2016年1月16日(六)

今天早上四時半集合,想不到很多印度的弟兄姊妹仍一早起床,目的就是與我們道別,南印度總監督Dr. Moses Kumar及Samuel Moses當然也在其中。我的行李一出房門便被搶走了,因為有位弟兄堅持要替我拿行李落樓梯。

Hyderabad的機場日日夜夜都是那麼繁忙,我們5人(Tal、Russell Board、Danny和Judith Williams和我)到埗後要等了些時間才能「埋站」。Check-in的程序也很費時,但隨後過關、登機等一切都順利,8時左右已到達德里的機場,室外氣溫只有攝氏11度。

但轉機卻不是那麼順利,我們在閘口等了個多小時,才陸續看見機組人員紛紛登機,而他們就是延誤的原因。下午2時我們終於抵達Ranchi的機場,落機的時候,Russell Board提醒我不要對北印度有任何過分的期望,因為我們的目的地是其中兩個最貧窮的城市,後來等行李時,Tal又再重覆同一信息。

北印度Northern India Conference的監督Bishop Robert Daniel Murmu和另一位同工已在機場外久候多時,我們分別坐上兩架四驅車,立即展開長達5小時有多的「東北長征」。甫出機場不久,我已完全明白Russell及Tal所說的。同車的Tal叫我往窗外望,原來路旁有一位「飛髮佬」。這是不能再貼切的描述,與我年紀相約的也應許經驗過。「飛髮佬」把鏡子掛在牆上,另外就只有一張客人坐的木凳子;這勾起我很多童年回憶。

從那刻開始,我便一直定睛望著街道上的情景,貧窮、骯髒、落後、沙塵滾滾⋯⋯,但竟然有一種「親切感」。我努力在腦海中搜索成長的片段,想找出那種「親切感」從何而來,然後想到這個:它有點像四十年前我成長的地區——黃大仙和竹園,但這仍不是令我很滿意的答案,因為當年的黃大仙和竹園木屋區,除了那「飛髮佬的檔口」有九成相似之外,在衞生環境及空氣質素方面都比眼前的北印度優勝不少。

沿途有不少時間我已失去知覺,畢竟昨晚睡了不夠一小時。有一刻Tal叫我往窗外望,有些人艱苦地推著單車往前行,車上馭著很多很重的煤碳,要推到市場上賣,路途遙遠,收入也微薄。黃昏6時,天色已全黑。有很長時間車子走在泥路上,路面凹凸不平,而路旁只有很疏落的小屋,但見有人在造飯,有人在屋前生火取暖,有人倚傍在門前。司機如常地風馳電掣,不斷響銨,好不容易再次走進鬧市,這時摩托車會阻路,人會阻路,牛羊會阻路。接近晚上8時,我們終於在酒店門前停下來了。

晚上在下榻的酒店的餐廳用膳,不久便經歷到在北印度第一次的停電。職員們的冷靜使我立即明白到,那是「家常便飯」而已,而我回想自己童年在木屋區的時候,停電也不算太陌生的經驗。

回到房間打算梳洗便睡,因為在南印度多次無熱水/停水的經驗,我本來對酒店的熱水不敢抱太高期望,誰知喜出望外!正當我想好好洗個澡消除疲勞,突然感到熱水無以為繼,原來它的威力還不如IQ博士則卷千平(他可以變三分鐘靚仔),結果又要沖凍水涼。


2016年1月17日(日)

今天的行程一共要走訪三間教堂,出席三場崇拜,並負責第二場的講道。Robert Daniel昨晚說早上8時45分前來接我們,但他遲了20分鐘;他的兒子Ronald也一起前來。

教堂後是Margaret Howard小時候居住的房

教堂後是Margaret Howard小時候居住的房

第一間是歷史最悠久的Kldiha教堂,是由在印度事奉了61年半、精通印度語的西教士Margaret Howard的父母(”The Parrishes”)所建立的,也是本會在北印度的第一座教堂。主任牧師Subba跟我們說要遲一些才開始崇拜,因為還有一些會友還在途上。崇拜開始時,Subba請我們逐一向會眾問安,我對他們說:「儘管我們言語不通,但我們有共通語言,就是:hallelujah和amen。」那是由衷的話,這兩個希伯來文給我一種強烈的主內一家之感。教堂內外均很簡陋,崇拜中途還停了電,Subba的英語不算十分流利,故此要由Robert Daniel翻譯。

昨晚收到的指示是每場崇拜只有20~25分鐘講道時間(包括翻譯),Russell Board講道的經文是弗二19~22,但10分鐘之後我已感到不對勁,因為他說要解釋何謂「活石」,而內容有四點;結果他講了35分鐘。

崇拜後所有肢體在教堂門前的空地坐下,分享奶茶和餅乾,那是簡簡單單的農村教會的生活,但很有情。

藍色外套的小男孩是個好孩子,樣子有點像前巴西國腳朗拿度;他在崇拜內外都參與服侍。

藍色外套的小男孩是個好孩子,樣子有點像前巴西國腳朗拿度;他在崇拜內外都參與服侍。

約花了15分鐘的車程,我們抵達第二站Sigmon Memorial教堂,先參觀了Howard夫婦的故居。同工們很努力保存它的舊貌,就像博物館一樣。11時左右我們由主任牧師Subodh Masih帶領進入教堂,少不了每一位來賓向眾人問安的時間。由於Danny Williams說他們會很有興趣聽我以自己的語言說話,這次我說了幾句國語(也不知道為何不是廣東話),並請Masih翻譯,引得哄堂大笑。我跟他們分享詩七十一17~18,特別提醒他們(不論有沒有子女),總要以自己的言行為神建立下一代,甚至將來的世代,讓他們成為神可以重用的人,就像Howard一家為印度人留下美好的屬靈產業。感謝神!這信息真是他們的需要,因為他們就是奉行那種傳道人集一切功能於一身的運作方式,Masih領唱的時候,以左手單手彈琴,右手拿咪。對於在永光長大、深信交託責任的好處的我而言,這場面是悲哀的。崇拜後我們在”The Howards”的飯廳內坐下分享奶茶和餅乾,還有另一種很地道的印度小食,很簡單的接待,但肢體的感覺則很強烈。

Howard夫婦故居飯廳的全景,一切古物皆放在原處。

Howard夫婦故居飯廳的全景,一切古物皆放在原處。

然後我們前往Bethelgram Bible Institute,在途上Danny和Judith Williams繼續為我介紹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點點發展歷史。據他們說,農村教會的傳道人入息微薄,現時月薪約為100美元。由於Robert Daniel是原居民,故此享有購買土地的權利,所以能為教會買下一大塊地皮。抵埗以後,我立即明白為何那地方成為今天北印度的大本營。Robert Daniel一家就住在的聖經學院的二樓,那裏還有不少房間可供本土的同工在出席大會時暫住。india-3-5

在Robert Daniel家中吃過午飯後,約為2時10分,我們都滿以為「時間啱啱好」,可以步行幾分鐘前往第三站的Bethelgram教堂,因為原定的崇拜時間是2時30分。誰知Robert Daniel說教堂剛剛停了電,要稍等一會,但一等就是一小時。3時20分左右我們起程,且在教堂門前受到熱烈的歡迎。那條路就像平日弟兄姊妹從樂富地鐵站跑回永光堂的「百萬大道」那麼長,不過是泥路。我們是很緩慢的步伐前行,我注意到皮鞋漸漸由黑色變為啡色。心想:難怪主耶穌在世的時候,家主要差僕人為賓客洗腳。

那知,我們也獲此禮待。Robert Daniel請我們在教堂的走廊坐下來,我以為是給我們座位,好讓我們脫掉鞋子,誰知隨著有人前來為我們洗腳!我以為要忍受一下凍水淋下來的一剎刺激,誰知水是暖的。然後他們以全新的毛巾把我們的腳刷乾,還替我們穿上襪子。整個過程中,我只能不斷向那幾位服侍的弟兄姊妹道謝,心中甚覺不配。

電力還未恢復過來,我們在頗為陰暗的環境下展開崇拜,但這無損眾人的熱情。Robert Daniel親自主持崇拜,程序跟先前兩間教堂很不同,以四段經課為骨幹,真有點座堂的風範。崇拜中途奉獻的時間,不論男女老幼,一一走到台前的奉獻箱投入他們的奉獻,然後Robert Daniel請Tal及Russell Board接收他們的Global Outreach Offering;在我們眼前的,是一群樂捐的信徒,他們組成了一間樂捐的堂會。

Robert Daniel代表他的堂會獻上"GO" Offering。

Robert Daniel代表他的堂會獻上”GO” Offering。

Danny Williams起來預備講道,他先脫掉外套,再解下領帶,還把束著的裇衫拔了出來,說:”I’m about to work”,不能說不惹笑。然後他如常地以他的風格宣講,信息如常地與經文無密切關係,還忽然詢問台下是否有人右腳有毛病,表示他能感到那痛症,要為那人得醫治祈禱。問了好幾次,有一位年長的姊妹舉手,然後Danny跑到台下為她禱告,再問她是否痊癒了?她回答說「是」。我認為眾人必定為此大為雀躍才是,哪知反應並不熱烈;Danny繼續為肩膊痛、腰痛、肚子痛等代禱,那些得醫治的肢體就是反應得很冷靜。這還是我第一次親身見證祈禱醫病(不計從前出席浸積祈禱會),噯!求神赦免我的不信。連祈禱醫治在內,他這次講道用上了近一小時。聚會到幾乎6時30分結束,外邊都已全黑了,那些同工和會友有不少還要走遠路回家。

我們又回到Robert Daniel家中吃晚飯,他的妻子Allen刻意為我們造了湯和三明治,美國朋友們吃得特別快樂!但相信分量卻未必足夠。

返回酒店的途上,看見街道兩旁的景致,都是那麼似曾相識:店鋪內又大又圓的玻璃樽裝著各式餅乾、街道旁地下帆布上排列得整齊的蔬果、昏黃亦不明亮的街燈,並店鋪內坐著孤獨的嫲嫲或老翁等。再想了很久,我終於有比黃大仙和竹園更滿意的答案:它像二十多年前的媽媽的故鄉——沙頭。

經過這十分疲倦的一天,回到酒店約9時,又要在三分鐘內完成熱水浴。


2016年1月18日(一)

今天是North India Conference的會議日期。North India Conference是北印度三個區會之一,其他兩個分別為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及Eastern India Conference。完成今天的會議後,Russell Board會與Michael John一同前往Ranchi,出席Central India Conference的週年大會,我們則留在Bethelgram,明天早上舉行Eastern India Conference的週年大會。到明晚,他們會與新選出的Central India Conference董事會成員(5人)回到Bethelgram,再由三個新的董事會(共15人)選出North India Society(性質等同於南印度的PHCAA)的7人董事會。

在酒店大堂集合以後,我們五人都在猜想”9時45分”換算為”Indian time”以後是什麼意思。答案是10時5分,不算太差吧。

Tal分享信息,由Michael John翻譯。

Tal分享信息,由Michael John翻譯。

到達Bethelgram教堂門前,印度本土的同工仍像昨日一樣在教堂外列隊歡迎我們。今天的敬拜很熱烈,其中一首歌是我們在南印度唱過的。一輪問安以後,由Tal分享信息,也就是在南印度聽過的那篇民數記的講章。再聽一次,還是津津有味。接著是聖餐,同工們手中拿著餅與杯敬虔地唱【主前悔罪】,讓我深刻地感到神恩豐盛,能以蒙恩的罪人的身分一生事奉,實在是無上的福樂!

會議前,同工當中的Dr Nimai Das介紹他的講道集(還提供50%折扣),目標是幫助其他同工更有質素地宣講。接著是數點人數,在場共有39位牧師及5位宣教師可以投票(共44票),此外還有十多位列席者。Russell Board像在南印度一樣,先重申身為屬靈領袖的意義,然後講解投票機制及程序;他們會依次選出區會監督、秘書、司庫、副監督及另一位成員(等同於南印度的區域代表)。同樣地,只有受按牧師才能在董事會服侍。

第一個投票項目是任期(兩年或四年),結果他們大多數選擇了兩年任期,而五個崗位的人選如下:

區會監督——Robert Daniel(24/44,Michael John也取得13票);
秘書——A. Mishra(第一輪:19/44;第二輪:24/44,他的對手又是Michael John);
司庫——D. D. Subba(第一輪:12/44;第二輪:27/44,他的對手為J. Mirandi);
區會副監督——Michael John(第一輪已憑35票高票數當選);
成員——S. Masih(第一輪:17/44;第二輪:28/44,他的對手為J. Mirandi)。

五位當選的北印度區會領袖:Masih、Subba、Mishra、Michael John及Robert Daniel(左至右)。

五位當選的北印度區會領袖:Masih、Subba、Mishra、Michael John及Robert Daniel(左至右)。

North India Conference的選情較為激烈,好幾個崗位都要經過第二輪投票才能完成選舉,而且票數接近。Tal的解釋是,North India Conference人才濟濟,傑出的領袖較多,明天的Eastern India Conference情況會完全不同(意即他們缺少獨當一面的領袖)。秘書和司庫兩個崗位投票時,我問Tal為何Michael John的支持者不留待區會副監督選舉時才投票給他?Tal說,理應是這樣,但他亦引用美國總會前總監督B. E. Underwood的名言解釋了這現象:”When you give a monkey a shotgun, you never know who it is going to shoot at.”

離開教堂時為下午四時,其中只在講道後有一個小息。獲選連任的Robert Daniel已完成了區會監督的任期十年(五屆),他說上屆選舉時眾人已同意下屆任期改為四年(像南印度),但結果眾人又投票支持兩年一任,看來他對此有些不快。


2016年1月19日(二)

累積了一些肩頸膊痛,昨晚睡得不太香甜。今天下著雨,Williams夫婦說這是一月份罕見的現象,下雨使得天氣更寒冷。但話說回頭,不是天氣較冷的話,這地方的蚊患應該頗為嚴重。早上是Eastern India Conference的週年大會,由於要等候牧者們從遠道而來,聚會在11時才開始。從他們的面貌和衣著可見,這是北印度教會裏一個貧窮的區會。早前美國朋友們分別告訴我,Eastern India Conference有兩位領袖相繼去世,以致一直陷於亂局,這次選舉形勢難料。

他們的敬拜有自己的特色,幾個人以不同的鼓作伴奏,唱得非常熱烈。我的信息是傳四9~12,鼓勵他們在失去兩位重要的領袖後更團結一致,發揮屬靈群體的力量。他們現任的區會監督是Bishop S. K. Besra,相比起 Robert Daniel或Michael John,他顯然年紀較大,衣著也平民得多。

在選舉前Tal先提醒眾人所選出的每個崗位任期為兩年,要選出五個崗位:區會監督、秘書、司庫、副監督及另一位成員。在場少說也有70人,共有23位牧師及27位宣教師(共50票),故此要當選需要26票或以上。

投票的結果如下:

區會監督——S. K. Besra(24/50;28/50;Samuel Marandi:24/50;22/50);
秘書——Sonathan Soren(16/50;26/50;Samuel Marandi:16/50;24/50);
司庫——Samuel Marandi(33/50);
區會副監督——Alas Murmu(24/50;33/50;Suniram Hamaran:5/50;5/50;Vinay Lal:5/50;11/50);
成員——Suniram Hamaran(13/49;24/50;29/50;Vinay Lal:13/49;23/50;21/50)。

Eastern India Conference的五位領袖:Hamaran、Marandi、Soren、Murmu及Besra(左至右)。

Eastern India Conference的五位領袖:Hamaran、Marandi、Soren、Murmu及Besra(左至右)。

Tal在授職時特別為矮小的區會監督Besra祈禱,鼓勵他靠著神的幫助帶領區會的發展。完成整個程序後約為下午2時30分,Tal跟我說他認為今天從出席情況、講道,到選舉,一切都顯然有神的帶領,肯定有助Eastern India Conference變得更同心、更合一。

下午我們在Robert Daniel家中等候Russell Board、Michael John及其他Central India Conference的成員時,Tal分享了一個他在烏干達為將要加冕的君王祈禱的經驗。他恰巧在那邊完成了會議,有人邀請他見面,於是他們被領進一個守衞深嚴的地方。那人說自己將會被烏干達最大的族群的長老們以血潔淨、更衣、加冕,成為烏干達按法律說第五位最具權力的人,但他渴望神的帶領。由於他的族群最大,他其實將會在萬人之上。這位君王要求於Tal的,就是祈禱(”a Christian prayer”),好讓他知道怎樣作王。Tal說當他為那人祈禱時,有一段短時間完全不由自主,感到聖靈的臨在。當他回復知覺時,只見兩行眼淚從那人眼睛裏滾下來,他肯定神已在那位君王身上動工!

Robert Daniel家中的飯廳。

Robert Daniel家中的飯廳。

還在Robert Daniel家裏Tal已提早說:”Our third missionary journey is almost done”,誰知這次真是「開心得太早」!

黃昏時分我們返回教堂前,先敬拜和聽道,等Russell Board及Michael John等人回來,North India Society的董事會便隨即展開。這晚由Danny Williams講道,同樣是用林前三 10~11,但這次他加入了很多年輕時牧會的見證,使他的信息比過去幾次具說服力。

Russell Board等人7時左右帶回來的消息使我們大為震驚:Central India Conference的選舉無法舉行,因為眾人表示他們對目前的董事會失去信心,也沒有信心選舉新的董事會,故此期望整個區會暫時直屬於North India Society。會議上,一同前去開會的Michael John形容這是Central India Conference最令人心碎和最黑暗的日子。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差遣了兩位代表出席Society的會議,包括不能以英語發言的Raben,和鄉音太重、難以聽得他清楚的Dahanga。Dahanga表示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很需要合一,好讓它能繼續發展。Russell Board則補充說,雖然如此,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去年的發展其實不錯,只要穩定地過渡這難關,前景仍是樂觀的。由於這突發狀況,Tal決定舉行閉門會議,只容許North India Conference及Eastern India Conference這兩天選出的十位代表、Central India Conference的兩位代表、Williams夫婦和我出席。在這12人選7人的投票中,我們三人充當點票員,而北印度教會的7人董事會也有出人意表的選舉結果:

主席——Michael John(North;同時成為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總監督及主理主教);
副主席——S. K. Besra(Eastern);
秘書——Dahanga(Central);
司庫——Robert Daniel(North);
成員——Mishra(North)、Soren(Eastern)、Raben(Central)。

晚飯前Russell Board告訴我們,導致Central India Conference選舉不成的原來正是Dahanga的兒子,Danny Williams認為他素來都是「搞事分子」,他並非受按牧師,根本沒有資格在董事會服侍。這次他在會議上提出諸多質疑,又以「眾人的喉舌」的姿態發言,估計他這樣做的目的,是要在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出現權力真空之時介入進一步左右大局。

隨想

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事工

“The Howards”是本會在印度宣教的傳奇人物,他們至今仍在美國四出奔走,為印度的宣教事工籌款,而且由於他們的見證具說服力,他們的籌款能力極強。Danny Williams說得對,一旦他們歸主,印度的事工在經濟上將會大受打擊。故此總會正為他們成立基金,使印度的事工在這對夫婦不在的時候,經濟上的支援仍得以延續。

總的來說,北印度的宣教事工很有活力,也不斷有增長。在Robert Daniel的帶領下,教會上下都很樂捐,他們的教堂也在進行擴建。Robert Daniel一家也蒙神賜福,他們正在距離教會不遠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大宅(雖然也受限於資金而要慢慢建造),落成以後他們便會搬出Bethelgram Bible Insititue,以騰出更多空間給其他同工及事工。

Bethelgram教堂外拍攝的全景圖,左邊為擴建工程。

Bethelgram教堂外拍攝的全景圖,左邊為擴建工程。

Robert Daniel說,North India Society的三個區會合共約有400間教堂,會友人數已超過40,000人(補充:南印度教會目前約有7,000人),傳道同工連mission workers在內,約有350人。他所監督的North India Conference目前共有約60間教會,而這些數字還未包括家庭教會。若家庭教會的洗禮人數達20人,便會成立為獨立堂會,歸入區會旗下。

關於短宣隊的事奉

Williams夫婦告訴我,二月初美國總會組織了21人的義工隊到南印度,就是他們所事奉的Pune做短宣,於是我們也談起「短宣隊到底對宣教有幫助否?」的問題。Danny Williams憑經驗回應說:若事前有足夠的溝通,為參與者調校好服侍的心態,應該可以帶來幫助。他們在Pune就是這樣,並不是任何人、任何時間前來都歡迎。也曾見過一些美國人在短宣期間太強烈地期望當地人聽取自己的意見,結果為當地人帶來傷害。他舉了一例,在印度,女士們用一把短柄的帚來掃地,他們花了很長時間,才說服她們加長那把手,使她們不須彎腰曲背。Judith Williams則說,大概十分一的短宣隊成員,真可以從中經歷神,得著很強烈的生命改變;她的女兒就是一例。

以往我們派出教會探訪隊及短宣隊,當然也有與當地聯絡人溝通,了解他們的期望和需要。聽過這兩位已在印度宣教達15年之久的宣教士的分享後,我覺得我們可以更主動和更有技巧地發問,好能了解多一些資料,以致我們所安排的活動,不但造就自己的弟兄姊妹,也能更有效地服侍當地的人。

成為神可用的人

在北印度,要在區會的層次被神重用,首要的條件就是懂英語。North India Conference人才較多,Eastern India Conference明顯比較貧乏。至於Central India Conference,從兩位代表看來,情況應該與Eastern India Conference相似。故此,在North India Society的選舉上,主席之職其實只有North India Conference的Michael John和Robert Daniel角逐。但願他們之間的競爭是良性的,能為教會帶來更大的成長動力。所謂有能者居之,這情況絕對是無可厚非的。單單是與總會的要員/來賓溝通一項,他們兩人明顯地比其他同工優勝得多。牧長在香港五旬節聖潔會成長的經歷、我們辦全球大會的經歷,其實都說明了這點。

另一重要的因素是天國意識。Tal所表現出來的全球化視野自然不在話下,就連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儘管如牧長所言,最初的宣教士先向貧窮人傳福音的策略是錯誤了,以致今日印度五旬節聖潔會依然貧窮,但在眼前這個貧窮和落後的國家內,五旬節聖潔會的最高領導層不乏有天國意識的人,南印度有Moses Kumar、Samuel Moses、Sabu Abraham等,北印度最少亦有Robert Daniel Murmu和Michael John。他們的異象絕不受環境限制,反而能幫助他們創造環境。在他們的帶領和牧養下,便出現同樣擁有天國意識的印度教會,他們既尊重國際五旬節聖潔會的牧養權柄,也樂於回饋總會。願神賜福給他們和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為祂成就更大的事。

講道的喜樂和對牧長的感激

在Tal所說的「第三個宣教旅程」上,我有兩次講道的機會;連同較早前在Ranni及Hyderabad的兩次,一共完成了四次宣講。從神學生的階段起參與講道的服侍,至今已有十五年多。回看最初寫的「講章」,真是不堪入目。但在牧長不斷的教導和鞭策下,我認為近五、六年的講章已有「循環再用」的價值。原本我按照Tal的要求(”bring with you a few sermons”),溫習了並帶備了四篇曾刊登於《會訊》、已有英文翻譯的講章,預備隨時使用。但這十幾天裏,因應當時當下的感受並對該堂會的需要的認識,先從記憶裏搜尋、再在手提電腦上搜尋,找出我認為最適切的講章,然後花一輪功夫選取英文譯本、翻譯了重要的詞彙,加上懇切的祈禱,然後踏上異地的講台謙卑地宣講,只用上帶來的其中一篇。我感到手上有充足的資源,可以為弟兄姊妹挑選最適切的信息,這使我心中充滿喜樂!但我心裏明白,沒有牧長長年累月辛勞的批改,時而循循善誘,時而狠狠訓示(牧長語曰:一擔沙糖一擔屎),我一定沒有今趟旅程的此番體會,因此心裏對牧長的感激,實與能以道載人的喜樂一樣大!

印度之旅(二)

2016年1月12日至15日
Donald Memorial Ashram的Joan's Haven外牆上,寫上了他們的格言:"Expect Great Things from God; Attempt Great Things for God"。

Donald Memorial Ashram的Joan’s Haven外牆上,寫上了他們的格言:”Expect Great Things from God; Attempt Great Things for God”。

引言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IPHC)差傳部邀請香港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參與印度的堂會探訪旅程,總監督差派了香港區副總監督潘耀倫牧師參與,加入由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Bishop Talmadge Gardner)率領的探訪團,於2016年1月訪印三週,遍踏IPHC遍佈印度南北的教會,並為最近於印度北部瓦拉納西(Varanasi)新落成的教會舉行獻堂禮。以下是潘耀倫牧師印度之旅的第二份報告。

行程

2016年1月12日(二)

今明兩天是「小休」,南印度的牧者會陸續從四方八面抵達Donald Memorial Ashram。”Ashram”是”centre of learning”的意思,它是整個地方的統稱,包括:Donald Memorial School、教堂、Hyderabad Bible College的教學大樓,以及名為Joan’s Haven的宿舍。早上只有差傳部長Bishop Talmadge Gardner (以下簡稱Tal)、區域總監 Rev. Russell Board (以下簡稱Russell Board) 和我在IPHC南印度總監督Dr. Moses Kumar(以下簡稱Kumar) 家中吃早餐。我在這早上認識了現任南印度的監督Dr Samuel Moses和他太太Smitha。Smitha是印度People to People事工的負責人,Tal對她評價極高,目前當地接受幫助的有150位孩子。

教堂正門是五旬節聖潔會立體的會徽。

教堂正門是五旬節聖潔會立體的會徽。

Kumar是個很有趣的人,今早他吃著雞蛋的時候,便與我們說起當年於和包括牧長伍山河牧師在內、在倫敦的聖經學院裡亞洲學生們的”Asian Kitchen”(亞洲廚房)。他們在深夜煮食,曾吃掉廚房裏所有雞蛋,結果當他以”Excellent”的成績畢業時,文憑上寫著的是”Eggcellent”。他說不知道牧長從那裏買來牛脷、豬腳等古怪的食材,只知道牧長那一手好咖喱一定是從他身上學來的。Kumar說起這些往事的時候,他的面容和笑聲盡是典型搗蛋學生的模樣。

下午Kumar先帶我們五位外賓參觀和介紹教堂的歷史。Kenneth Donald是首位前來南印度宣教的宣教士,整個校院也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那段建堂的歷史充滿著神的恩典和帶領,以及人的勇氣和委身,雖然不是百分百聽到Kumar強烈印度口音的英語,但那故事依然使人感動。

然後Kumar帶Russell Board和我參觀宿舍,就是外牆上寫著標語的那座建築物,它與Hyderabad Bible College的教學大樓一樣,都是近年在WMM大力支持下完成擴建的工程。這三座建築物共有的其中兩個特色是那紅色的十字架,以及五旬節聖潔會的會徽,兩者均隨處可見;十字架固然是基督信仰的記號,而會徽則反映出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對宗派的歸屬感。

Samuel Moses和Russell Board(左至右)在教學大樓二樓的圖書館。

Samuel Moses和Russell Board(左至右)在教學大樓二樓的圖書館。

雖然建築工程已完成,但其實宿舍和教學大樓內部還有很多需要。例如教學大樓二樓那間圖書館,仍未有足夠資金購置桌椅。他們現時有5,000本藏書(暫存在一樓的臨時圖書館),但其中不少書籍已很陳舊。依我看來有些書籍已過時,而他們亦缺少具分量及齊全的注釋書。

黃昏時分,Kumar安排了Samuel Moses夫婦帶我們五人以計程車逛逛Hyderabad,途上我和Samuel夫婦有更多分享,他們很感激張勁牧師在全球大會前對他們的款待。最終我們在Hi-tech City商場裏的Pizza Hut吃晚餐,不出所料,Tal與這幾天吃印度餐時的表現很不同,即時回復食量,而兩位印度朋友則叫了店內最辣的薄餅。


2016年1月13日(三)

今天是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全球禱告禁食日」,南印度的教會因為要預備舉行未來兩天的週年大會之故,沒有在這天參與禁食。我則效法張勁牧師年前在這裏生活時的習慣,走到教學大樓的天台,拿了曾寶玲牧師預備的大堂祈禱會程序,在異地參與全球禱告禁食日。

下午2時至5時,Kumar、Samuel Moses、Tal和Russell Board為明天的大會進行會議,我亦參與其中。主要的話題是如何在這新舊領袖過渡的時刻保持教會的穩定,並討論如何協調區會(South India Conference)運作和他們按法例向政府註冊的社團組織(Pentecostal Holiness Church Administrative Association,簡稱PHCAA,他們稱這組織為Society)的運作。現任區會副監督Rev Solomon Raju也中途加入討論。

會議的結果是:由於PHCAA註冊時明文規定要組成七人的董事會,故此他們屬意在主席(估計Kumar可以獲選)及必須選出的秘書兼司庫之外,以區會監督(估計Samuel Moses可以連任)為PHCAA的副主席,另外再從南印度區會旗下的四個區域(Region)各派一人加入董事會。上述七人除Kumar外,會自動成為區會的六人董事會的成員。此外,PHCAA的主席則同時是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總監督(General Superintendent of South India)及主理主教(Presiding Bishop),區會監督(Conference Superintendent)同時背負著主教(Bishop)的屬靈職分。他們也同意,從這兩個崗位退下來的領袖,將會終身為主教。

我們也檢視了未來兩天的聚會安排。Tal向Kumar及Samuel Moses提議讓我在明天中午的大會中代替他講道,他們當然沒有異議,而我亦為這安排深感榮幸和興奮。

散會後Tal再向Kumar及Samuel Moses保證,WMM無意無了期帶領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只想與他們保持合作伙伴的關係,在資源和人才培訓上,WMM會繼續支持印度五旬節聖潔會,但絕不會再派美國人出任他們的監督;宣教士仍會前來印度拓展福音事工,扶持本土領袖成長,但再不會在組織架構上凌駕於本土領袖之上;Kumar及Samuel Moses均對此表示感激。


2016年1月14日(四)

Samuel Moses致歡迎辭

Samuel Moses致歡迎辭

早上的聚會在10時正開始,教堂內大概有120人。Samuel Moses先致歡迎辭,然後是敬拜時間,我到這時才知道原來Kumar的女兒Smitha(與Samuel Moses太太同名)就是三人樂隊的歌手,而Kumar的小兒子Donald是鼓手,結他手是一位五十多歲的牧者。他們唱了四首詩歌,其中兩首有英文版,雖不是為我們而設,但有助我們投入其中,看來台下有超過一半本土的同工是懂英語的。

10時半至11時半的首堂信息由Russell Board主講,他宣講的經文是羅十二12;半小時的休息後便是第二堂信息,也就是Tal指派我代替他的那一堂,我宣講的經文是哈一1~11,鼓勵南印度的弟兄姊妹認定此時此刻就是我們起來建立教會的時候,而我們所做的一切事,皆為完成神的旨意而做。我也在講道時分享了遊覽聖經學院時的部分感受(詳見「隨想」),祝願南印度教會在他們的努力下,後來的榮耀比先前的榮耀更大(哈二 8~9)。

Tal替我拍的講道照片,由Samuel Moses翻譯;後為西教士Danny Williams。

Tal替我拍的講道照片,由Samuel Moses翻譯;後為西教士Danny Williams。

india-2-9下午就是他們昨日嚴陣以待的選舉時間。Russell Board是主持人。他先向眾人講解屬靈領袖和屬世的領袖有何不同:一、他們是神所任命的;二、他們是為教會服務的;然後他又解釋了選舉的程序和方法。按照昨日的決定,他們先以提名及一人一票的方式選出PHCAA的主席,然後以同樣方式選出區會監督,以及兩個組織的秘書兼司庫(由同一人出任)。選舉結果是:Moses Kumar、Samuel Moses,以及Solomon Raju三人,在完全沒有競爭對手、完全無須投票的情況下分別當選上述三個職位;他們的地位和教會的合一皆可見一斑。至於四個區域的代表的選舉,競爭也不熱烈,故很快便逐一誕生,而且其中兩位也是沒有競爭下當選。我們點票以劃「正」字為記號,他們的方式也十分相似,不過是先從左到右劃四棟,然後是左上到右下的一斜。india-2-7

6時30分至8時30分是聖經學院畢業禮,有15位獲得文憑的畢業生和約30位獲得證書的畢業生。Kumar的紫色博士袍很搶眼,而他的太太Dora這晚更是文憑畢業生之一。Tal負責講道,用1月9日在Ranni講道的同一信息,即徒三1~10,勸勉畢業生要:一、留心神的子民的需要;二、與神保持好關係;三、凡事奉主的名而做。畢業禮的程序很簡單,歷時約兩個小時,忙碌的一天也告一段落。

Russell Board向出席者講解投票機制,由Moses Kumar替他翻譯。

Russell Board向出席者講解投票機制,由Moses Kumar替他翻譯。


2016年1月15日(五)

這是在Hyderabad聚會的最後一天,聚會如常以敬拜開始。

Judith Williams簡單的問安之後是Danny Williams的講道。他分享的經文是林前三6~10,信息也很簡單,就是我們要為神建造教會,而牧者應該是「總工程師」。

小休之後Tal為這週年大會帶來一篇很有力的講章,經文是民十三1~2、25~33及十四6~8,題目是”Seeing the End from the Beginning”。他從迪士尼樂園的出現談到印度教會,大大鼓舞了在場聽道的人。他還說了一個美式足球的小故事,來演繹知道「神一直在觀看」的重要。這篇肯定是我認識Tal以來聽過他所講的最精彩的一篇道。

下午是區會及PHCAA的就職禮、四位牧者的按牧禮,以及一些Mission Worker的授職禮,Tal和Russell Board分別擔任上述禮儀的主禮人,Williams夫婦和我則一同參與為受按和受職者按手祈禱。整個聚會共兩個多小時,各人都有些困倦,但看見受按者和受職者眼泛淚光地接受使命,令我不禁為他們的生命能蒙神所用而滿心感謝,更想起即將在1月17日受按和受職的四位同工!india-2-10

下午聚會結束前,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長執代表教會向WMM獻上Global Outreach Offering,這場面在2013年的大會期間WMM的午餐會上我們已見識過。Tal說,南印度教會雖然仍有很多缺乏,但他們是除永光堂之外最熱衷於向總會作出回饋的海外教會;他們對總會的情懷實在難能可貴。

南印度教會獻上“GO” Offering的一刻

南印度教會獻上“GO” Offering的一刻

這一切都完成了、再經過一輪拍照後,Tal在閒談中再次打趣地說:”Timothy, it is the end of our second missionary journey. We still have two more!”

我向Tal提議請Kumar一家及Samuel Moses一家出外吃一頓飯,答謝他們連日來的接待,特別是Dora及Smitha兩位主教夫人。Tal也同意,雖然他不忘告訴我WMM已為我們的每日三餐作出特別奉獻。Kumar帶我們吃「中印fusion菜」,而那餐館竟然名叫Mainland China!出席者當然包括所有美國朋友,還有Danny Williams的助手、印度本土的同工Tony和他太太,以及去年才加入五旬節聖潔會的本土同工David和他太太,共有16位成人及Kumar極可愛的兩位外孫。

隨想

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事工

行程中分別向Tal及Russell Board詢問過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事工。若從金約瑟主教(J. H. King)在1910年前往印度宣教起計算,教會已發展了超過一百年;若從Kenneth Donald於1920年在南印度宣教計算,則2020年才是教會的百週年慶典。

整體而言,南印度的人普遍比北印度的人富裕,教育程度也較高,所以南印度教會在經濟上也比北印度教會優勝,有較多堂會可以自給自足,供養自己的傳道人。Kumar有天跟我們分享,很多年之前,他為自己的教會定下了四年計劃,在第一年支付他的薪金的25%,第二年50%,第三年75%,到第四年便全數支付;這是他為教會定下自養的目標,也要為後來者樹立榜樣,結果他當然達到了目標。他的教會目前約有250人,但由於不斷強化領袖的培育,他的心志是在不久的將來突破300人的關口!

南印度教會目前約有200間教堂,分為四個區域,而Samuel Moses更是植堂的能手。臨別之時他向我發出邀請,當我再來印度時,一定要前往他的區域Srikakulam(南印度東邊臨海的地區),看看他們將要開展的教堂,說時充滿信心。這幾天相處讓我感到Samuel Moses是個很謙卑、很安靜的人,但當他談到發展教會,便好像是另一個人,而且他亦擁有博士學位;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真有領袖人才。

永光堂對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事工的參與

這幾幅照片是從教學大樓拍下的,Kumar及Tal等多番向我說,這聖經學院及宿舍最終落成,永光堂的捐獻可謂舉足輕重。

教學大樓地下、一樓及二樓的石碑(左至右)。

教學大樓地下、一樓及二樓的石碑(左至右)。

當日參觀之時,看見聖經學院教學大樓地下及一樓奉獻的日期(2004年10月30日)與二樓奉獻的日期(2014年11月7日)相距了十年,有點扎心,並想:不錯,五餅二魚運動對總會的回饋是大的,但假如永光堂眾肢體當中那些在這運動上未盡全力的、甚至充耳不聞的肢體一同成長起來,為此運動、為自己的靈命認真起來,我們可以作出的捐獻便會更多,那麼這個屬靈大家庭裏有異象但缺乏資源的領袖和堂會便會更早分享得到我們的捐獻,可以更有效地實踐他們從神而得的異象,那豈不是件美事?求神幫助我,用最有效的方法與永光堂的眾肢體分享這體會,也求神感動每一顆聽聞這信息的心靈!

也許我們可以這樣參與⋯⋯

與Kumar及Dora相處,深深感到他們對五旬節聖潔會及西教士們的感激之情。我相信神也喜悅他們那種飲水思源的情懷。其實在這方面,我們也深受牧長的感染和教誨,所以我們都懂得說那美國人以編織被子賺錢,為永光書院奉獻的故事,我也相信飲水思源是永光堂蒙神賜福的眾多原因之一。但在最後一個早上聽Danny Williams講道之後使我有此反省⋯⋯

午飯時間,印度本土的同工秩序極為良好。

午飯時間,印度本土的同工秩序極為良好。

不錯,在神的恩手裏,每一代人對教會也有所貢獻。歷代西教士的貢獻是不容置疑的,即使到今天,誠如Tal所說,西教士在開拓宣教工場方面,仍有他們的優勢,可以協助印度五旬節聖潔會的成長。然而,若論以神的話論造就信徒的靈命,我相信他們大有進步的空間(但願我這體會不帶半點狂妄或自以為是)。Danny Williams所用的經文,其實與他的信息沒有直接關係,而他最令台下聽道者有反應的是這句話:”You are more than you think who you are!”配合那種愈講愈激情、不斷提高聲浪的演繹方式,聽道者的情緒被帶動了,但我心中有個疑問:在靈命上他們所得的餵養到底是什麼?聚會完了、情緒平伏下來以後,聖靈有何渠道在聽道者身上繼續動工呢?若我們真相信聖道就是聖靈運行的軌跡,那麼我會認為這類型的講道方式本身但有改善的必要。我看這是講道習慣的問題,對部分西教士而言也是神學訓練不足的問題。當我見證著這群印度本土的同工山長水遠、穿州過省地前來,有些更因為空間不夠而要在聖經學院裏席地而眠,他們的誠意令人動容,若能有更豐富的真理的餵養,他們的旅程便不會枉費。

我想,永光堂的同工甚至平信徒有幸在香港接受良好的神學訓練,若眾人能加把勁學好英語,以英語講道或帶領查經,然後我們與WMM合作,派人前來這裏(或其他有需要的地區),以聖道作服事,讓本土的同工們得到真理的造就,這可能是我們可以在普世宣教事工上為神奔跑的另一段路。對那些同工及信徒而言,這參與更必定成為他們生命中莫大的祝福!

印度之旅(一)

2016年1月7日至11日

引言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IPHC)差傳部邀請香港總監督伍山河牧師參與印度的堂會探訪旅程,總監督差派了香港區副總監督潘耀倫牧師參與,加入由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Bishop Talmadge Gardner)率領的探訪團,於2016年1月訪印三週,遍踏IPHC遍佈印度南北的教會,並為最近於印度北部瓦拉納西(Varanasi)新落成的教會舉行獻堂禮。以下是潘耀倫牧師印度之旅的首份報告。

行程

2016年1月7日(四)

早上接到新加坡航空的來電,表示原定往新加坡那班機有延誤,可安排我乘搭早一班機往新加坡,好能順利接駁往印度的航班,故此早了兩個小時出發。

晚上10時30分左右,航班安全抵達Hyderabad,順利過機及取回行李後,在接機大堂會合IPHC南印度總監督Dr Moses Kumar和他兒子Donald。上了計程車後,出機場一段路十分擠塞,Dr. Kumar說那是正常現象,而車程約為半小時。11時30左右抵達聖經學院,在沒有熱水的情況下梳洗完畢,倒頭便睡,因為翌日6時30分便要出發往機場。


2016年1月8日(五)

早上學院停水,只能以樽裝水梳洗,便與差傳部長迦德立主教(以下簡稱Tal)一起往機場,開始全程四段旅程的第一段,先往南走,目的地是Ranni。

途上最值得記錄的談話乃是差傳部長對世界差傳部(WMM)的異象。Tal的目標是幫助世界各地的宣教工場培育領袖,因此會致力舉辦領袖峰會,為本土領袖們提供訓練和團契的機會,也向他們傳遞IPHC的使命和異象,讓他們認識五旬節聖潔會。Tal相信未來是在本土領袖手中,也認為這是IPHC走向全球化必須踏出的一步。他期望四位區域總監(Continental Directors)所做的,就是了解各宣教工場的本土領袖有何異象,然後由WMM提供支援,幫助他們盡快自立,能像香港五旬節聖潔會那樣對WMM作出回饋的當然最好。Tal感慨美國本土的教會正在萎縮,但神卻在其他地方拓展祂的教會。

我們也談起人助人計劃(People to People)。Tal說,People to People的團隊已完成改組,更引入了一套新的電腦系統,可以協助追踪每一位受助者的情況,而且有一位極之擅長資料處理的女士加入了他們的團隊,相信在不久將來便可全面革新這計劃的運作。我表示這是永光堂熱切的期待,因我們素來認同和支持這計劃,十分期望能再次參與。

抵達Kochi的機場,認識了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的Dr Sabu Abraham,並在附近的酒店會合了亞洲區域總監卜羅素牧師(Rev Russell Board),一同在酒店吃了生平第一頓在印度吃的印度餐。Sabu是瘋狂的司機,逢車過車,而且經常切至對頭車的行車線,但即使如此,我們也花了四個小時在駕駛之上,5時許下榻Ranni的Ranni Gate酒店,仍是沒有熱水洗澡,而且6時30時便要出發往教堂,實在極為疲累。

7時許我們在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展開三天聚會的序幕,其中包括翌日的神學院畢業禮及主日的教堂15週年慶典;其實他們在早一天(1月7日)晚上已開始了聚會;他們聚會時男左女右分坐(從望向講台的方向說)。這晚的聚會在一輪熱烈的敬拜之後,Russell Board及Tal先後講道,兩人均拿著clear folder,是他們行走江湖的「武器」,內裏看來都是不同題目的講章。聚會結束前有祈禱服侍的時間,弟兄姊妹帶著他們的需要來到台前,Tal、Russell、我,以及Father’s House的牧者們則為他們按手祈禱。

我們在Sabu介紹下認識了前來參與畢業禮的越南傳道人Joshua Li、他的太太和充當傳譯的會友Ruth Vo。Sabu說Joshua是有錢人,在越南有一間工廠,造枕頭及其他產品,他對信仰很熱心,之前是教會敬拜隊的領袖。10時左右聚會結束,我們在Sabu家中吃晚餐,他的房子就在教堂對面,也很企理,據說那有20年歷史。回到酒店已是11時多,幸好翌日9時30分才集合,那晚有較長時間可以休息。


2016年1月9日(六)

早上酒店也停水,要再次依賴樽裝水梳洗。

抵達教堂後,會合在印度宣教的Danny Williams及Judith Williams,他們因為內陸機嚴重延誤而遲了半天,1月8日深夜才到埗。他們在印度事奉已15年,最近兩年多在印度定居,拓展南印度西部的事工(Western Conference),Danny說他的工作主要是訓練傳道人。

2016年1月9日晚上在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 敬拜

2016年1月9日晚上在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 敬拜

這天是Father’s House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畢業禮,整個聚會為時4小時,近下午2時才結束,我驚嘆印度弟兄姊妹的能耐。雖然言語不通,但見證著老師們給予臨別贈言時的神態,畢業生的表情,可見他們當中最少有幾位是懷著熱誠地即將展開事奉的。

回到酒店已是下午4時,6時30分又再出發,那天晚上要負責20~25分鐘的分享,這對在守時方面久經訓練的我來說毫無難度,講道內容乃從一篇聖餐講章而來(約十三 34~35),加上翻譯剛好20多分鐘。

india-p3Sabu的兒女Siby及Sarah在音樂方面極有恩賜,他們每一場聚會也會帶敬拜或獻唱,而Sabu本人原來也是個音樂人。他是這晚的講員,而他的講道亦很生動,經文是來十一3~7。他在印度出生,但18歲便移民美國加州,在五旬宗教會聚會,是典型的五旬宗講員,但加上多一點釋經,還要加上親自在講道中途做劇。這一晚他便扮演挪亞,拿鎚子、釘子和兩塊木板,演繹挪亞在造方舟的過程中經歷很多冷嘲熱諷,但他只聽神的聲音,使人印象深刻。Sabu不是那些一切皆伸手向WMM求助的傳道人,他的信息大致是:人若要蒙神賜福,必須先採取些信仰的行動,否則無從經歷神的豐富;他以此挑戰自己的會友。


2016年1月10日(日)

早上有17位肢體接受洗禮,我們8時30分便在酒店出發,Tal、Russell Board和我依次各自為5位肢體施洗,那場洗禮更是在他們新建的洗禮池舉行。完成禮儀後,他們還把我們的衣服拿去替我們處理,這使我進一步經驗到印度人的待客之道。

拿著聖經的是我施洗的其中一人

拿著聖經的是我施洗的其中一人

Sabu在洗禮後招待我們在他家中吃早餐,但教堂那邊10時30分已開始聚會。我們開始吃早餐時已幾乎是11時,進入聚會時是12時,而聚會要到下年2時30分才結束,即是說共4小時,其中有很長的時間是由鄰近教會的代表及Father’s House的代表獻唱及分享見證,而最動人的一幕是17位剛領洗的肢體站立分享,教會的長執則前去與他們擁抱。

Tal的講道我在南非已聽過一次(太十六13~19),上次他因為回到自己的出生地而情感上較激動,這次雖有即時傳譯,但他依然揮灑自如,加上 James Matthew很激情的傳譯,整個禮堂的氣氛也很熾熱。我亦再次見證到印度弟兄姊妹的耐力,連小孩子也能夠乖乖的待在禮堂內幾個小時,只有一個年紀很小的男孩子在「碌地沙」。

下午3時多那一頓印度餐最夠風味,食物放在一大片蕉葉上,全程用右手進行,而且很美味。最後有一道甜品,是一隻短蕉加在飯裏,然後用手撚碎那蕉,再拌以很多砂糖和乳酪,意想不到地十分美味。

飯後Sabu帶我們到教堂的天台,看他們未有資金拓展的最高樓層,估計要USD60,000,而前一天他們在畢業禮上分享需要為聖經學院添置一部載20人的巴士,需要USD18,000;越南的Joshua Li即日便奉獻了USD500給他們,支持他們購買巴士。臨離開前有一位年輕人跑來要求和我拍照,因為我為他施洗,他說會把照片電郵給我。

James Matthew 及 Sabu 一家: Siby、Sabu 、Rachel 及 Sarah (左至右)

James Matthew 及 Sabu 一家: Siby、Sabu 、Rachel 及 Sarah (左至右)

回到酒店休息時約4時15分,晚上8時再與Sabu一家、James一家以及三位越南的朋友在我們下榻的酒店Ranni Gate吃晚飯,由WMM付賬。前後三天Ranni的行程也正式結束。


2016年1月11日(一)

這天主要是交通時間,早上9時30分離開酒店往Sabu家中吃早餐,然後約11時在那裏轉乘巴士往機場,車程為三個多小時, 2時30分抵達機場,乘內陸機返回Hyderabad,到埗時間為下午6時,Dr Moses Kumar已在機場等候。原來今天是他結婚卅八週年,我們在聖經學院旁邊的酒店餐廳吃了一頓晚餐,Donald還為父母預備了一個蛋糕慶祝。

隨想

總會的人物

一如以往,Tal對身邊的人的需要很敏感,對女性更是有風度。但每次相見都發現,他的身體狀況不如前。2005年首次在Oklahoma City認識他時,見他又高大又英俊,甚具台型,時任主教助手的他顯然十分能幹;2008年在North Carolina的Greensboro遇見他,他胖了很多,他解釋說為了2009年的大會忙得不可開交,沒有做運動很久;2013年往南非,他變得更胖;今年見面,他已變成典型的「美國大肥佬」,因為左膝做過手術,連上落樓梯也顯得有點困難。十年前我們還一起征服萬里長城,但現時他每天要吃兩次血壓藥。愛惜身體是Tal這次帶給我的最大反省,而為五旬節聖潔會的領袖們的身體健康代禱,對我來說變得甚為迫切。雖然如此,我認為這位前南非宣教士的兒子仍是國際五旬節聖潔會下一任主理主教的理想人選。

Russell, Tal and Sabu Abraham (左至右)

Russell, Tal and Sabu Abraham (左至右)

行程中見Tal對Russell Board還是很親切,沒有把他看為下屬,而是視他為同工。這固然是他的風度,相信也是出於接受現實,因為Tal本人對各地方的宣教工作,一定不及四位CD那麼熟落。Russell Board其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樣貌蒼老了一點。依我看來,他熱心將每個宣教地點的傳道人連繫起來,對本土的傳道人也沒有什麼架子。而且他亦認為,印度教會的事工已很成熟,應該由他們本土的領袖帶領,WMM的角色應該是協助他們。

Ranni的事工

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與IPHC在加州的事工有聯繫,但卻不屬於南印度五旬節聖潔會,即並不隸屬於Kumar的牧養範圍。WMM的目標是把他們拉在一起,但據Russell Board說,這事已洽談了好幾年,仍沒有太大進展,主要原因是雙方均有些不信任,誰也不想從屬於誰。目前看來最有可能成事的辦法,就是把他們與同屬南印度、由Danny Williams所開辦的Western Conference結連起來。

1月10日那個主日下午,Father’s House為15週年在崇拜後擺設筵席,有300人參與。Sabu表示,他的網絡合共約有1,000會友,分佈於Ranni及附近地區,當日有些出席者要駕駛數小時才能來到。James Matthew及他的太太Jaini是十分可信任的牧師和師母,Sabu不在印度時,就是靠他們帶領Ranni的教會及神學院。

女性在教會中有很重要的角色,她們除了熱心服侍和接待,顯然在牧養上也有參與,Jaini好像能認得教會所有人,而且對眾人也很熱情。每次祈禱服侍時,她都將有需要的人帶到台前接受代禱。

Sabu在Ranni可謂德高望重,人脈很廣,從機場接送至酒店,一切都是他的安排,十分周到。他在教會中地位崇高,眾人都稱他為founder或pioneer,他在Ranni事奉了15年,而他說那異象來自他母親一個重複的夢。她看見在自己房子前面那片栽種橡樹的土地上,有人在教堂裏敬拜神,於是鼓勵兒子在那裏開辦教會。Sabu便從加州回來,開始了這裏的事工。15年後的今天,他除了自己委身,還感染了一對兒女,他們在美國熱心參與教會,是一隊福音樂隊的成員,兒子Siby也很有決心在畢業後返回Ranni繼續從祖父和父親而來的教會事奉。Sabu說,教養兒女只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把他們帶到主耶穌面前。對他們一家的印象,就如羅馬尼亞的Bulzan家族一樣。但相比之下,個人認為Siby及Sarah更能讓人感到他們對信仰的真誠和委身。

若Father’s House International最終能加入南印度的系統內,相信對人才和資源的運用和教會發展也有裨益。

主理主教德亞瑟博士對美國最高法院就婚姻定義裁決的聲明

美國最高法院近日就婚姻定義作出裁決,把源遠流長兼有聖經根據之婚姻定義作出徹底改寫,就此裁決,國際五旬節聖潔會領導層非常失望。我們堅持: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間的(創2:18-25、太19:4-6、弗5:31)。

主理主教德亞瑟博士作出以下聲明:

「與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一樣,我對美國最高法院就婚姻定義之裁決非常失望,他們把法律變得違反神的旨意。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對婚姻定義的立場很清晰:我們不會放棄持守神的道,我們將堅持神所啟示的真理。

我們所身處的社會,道德基礎正在急劇敗壞,隨之而來的問題會愈來愈多,這也正是我們作為主耶穌基督的跟隨者在這世代中作鹽作光的機會。

我們不會畏懼,相反,我們會勇毅地把我們的生命分別為聖、獻予基督,向眾人彰顯主的愛,把公義的主給我們的祝福,在這世上傳開。」

作為全國福音派協會(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 -NAE)的成員之一,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同意NAE主席Leith Anderson的講法:

「身為福音派,主導我們生命的是聖經,並非法庭。婚姻是一男一女在神的恩膏下所締結的盟約關係,但願法庭是次裁決能夠響起警號,提醒美國眾福音派人士,向公眾宣講和展示按聖經教導所立的婚姻之美善。」

我們拒絕以畏懼或憤怒作回應,反而更要持續去彰顯基督對所有人的愛,邀請人去認識聖經的真理。國際五旬節聖潔會鼓勵所有信徒,以基督的樣式去回應對婚姻定義持不同看法的人。

在法庭裁決的影響日漸清晰的同時,我們要求政府尊重基督教以及其他不同意這裁決的宗教機構的權利。

國際五旬節聖潔會對婚姻定義早已清晰地於本會章程內列明,絲毫沒變,主理主教德亞瑟博士鼓勵美國的傳道同工及會眾繼續按規章的指引舉行婚禮及履行相關職責。


原文來源: http://iphc.org/gso/2015/06/26/iphc-response-to-us-supreme-court-ruling-on-marriage/

IPHC Response to US Supreme Court Ruling on Marriage

The leadership of the International Pentecostal Holiness Church (IPHC) is disappointed in the US Supreme Court ruling that fundamentally redefines the scripturally based, millennia-old definition of marriage. We continue to hold that marriage is between one man and one woman (Gen. 2:18-25; Matt. 19:4-6; Eph. 5:31).

Presiding Bishop Dr. A. D. Beacham, Jr. states:

I join with millions of Americans in expressing my disappointment in the U.S. Supreme Court decision. They have made law something that is contrary to God’s will. The IPHC position on marriage is clear and we will not abandon revealed truth in God’s Word.
As our society experiences the increasing problems that will unfold in our rapidly decaying moral foundation, it is our opportunity as followers of Jesus to be His light and salt in our society.
We will not respond to this in fear, but in holy boldness to re-consecrate our lives to Christ, showing His love to all and manifesting the blessings of His righteousness to all.

As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 (NAE), the IPHC agrees with the statement of President Leith Anderson:

As evangelicals, we look to the Bible — not the courts — for guidance on life. Marriage is a God-ordained, covenant relationship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May this court decision be a clarion call to American evangelicals to proclaim and exhibit the good news about biblical marriage.

We refuse to respond in fear or anger, but remain committed to showing Christ’s love to every person and by doing so invite everyone to the knowledge of truth found in Scripture. The IPHC encourages our members to respond in a Christ-like manner to those who do not share their views on marriage.

As the implications of this ruling become clearer, we ask the government to respect the rights of Christians and other religious groups who disagree with this decision.

The IPHC position on marriage has not changed and is expressed clearly in our church manual. Presiding Bishop Beacham encourages IPHC ministers and congreg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follow the guidelines in the IPHC Manual regarding God-ordained marriages and ceremonies.

Letter from IPHC Presiding Bishop

Dear Brother Donavan,

Grace and peace in the wonderful name of Jesus Christ our Savior!

I want to personally thank you, the Wing Kwong Pentecostal Holiness Church, and the two other conferences for all you did to make the IPHC Fifth Global Assembly a success. Since we met over a month ago, I continue to receive reports, almost on a daily basis, of what an inspiring event we had in Hong Kong. All of you can be justly proud and thankful for all that the Lord did through you. Many people have expressed that they believe this event did more to expand the vision of the IPHC than anything they have ever attended.

I want to thank you for the personal time you gave to the pastors of the M-Initiative and the tour of the Wing Kwong PHC. The remarks you shared with everyone there that afternoon, and the personal insights you gave on the tour, greatly impacted all of us. Your remarks on Wednesday night at the opening banquet were very appropriate. I just wish you would have felt free to have spoken longer!

The music and worship by the Wing Kwong choir, worship teams, and musicians, was outstanding. The Holy Spirit truly used all of them to prepare our hearts for His Word and presence.

Thank you and your team for the presence of the “angels” at the airport and especially on the tours following the conference. Susan and I were blessed by the love and support of Eddy Kwok and Superintendent Jonathan Kan and his wife. They were a great joy and blessing to us and everyone on our bus.

Finally, you mentioned about me possibly returning this fall for the grand opening of the Stone House Gardens. I would love to do that. As of now, I am free on weekend of September 18, 19th. Let me know if that would work for you.

Again, our hearts continue to be filled with great joy at what the Lord has done through you at the Global Assembly. You and all our brethren in Hong Kong remain in my constant prayers. I am,

Sincerely yours,

beacham_signature

Dr. A.D. Beacham, Jr.

IPHC Presiding Bishop

DB: lj